相关文章

待到秋风起 请来看瓜蒌(图)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qsycgl.com/

  岳阳市平江县三墩乡车田村

  帮扶单位

  省国资委

  乡村介绍

  车田村地处三墩乡南端,与童市镇协调村接壤,钟虹公路贯穿全境,距县城32公里。全村占地约11平方公里,人口3317人,2014年度人均收入2200元,村集体经济收入为零。经甄别,该村精准扶贫户77户共248人。

  帮扶措施

  ●基础设施:重建危桥1座;硬化4公里通组公路;对村主干道路、人口集中居民点实行亮化工程,安装路灯200盏;危房改造等。

  ●产业扶持:以瓜蒌种植、立体养殖作为该村产业发展首个项目,成立佳源盛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,帮助建立现代化管理制度,以精准贫困户和集体经济入股的形式,投入专项资金,参与产业发展,享受红利。

  ●组织建设:把加强村级组织建设摆在首要位置,建立完善“三会一课”、党员公开承诺、“一会四评”、“四议两公开”等工作制度,把车田村打造成基层党建的示范点。

  ●扶智工程:实施雨露计划,包括村干部培训、党员培训、农技培训,资助困难学生。

  ●一户一策:全委上下齐动员,领导干部每人包1户,每个处室包2-3户,包干负责的办法,分期分批深入到贫困户家里送温暖、送资金、解难题。

  扶贫者说

  精准扶贫贵在“一题一解”

  省国资委党委书记文志强:

  扶贫,重在“精准”,贵在“一户一策”、“一题一解”,确保帮扶措施和效果落实到户、到人。为帮助车田村奔小康,我们根据村情民意,制定了三年帮扶工作规划,从解决群众最关心、最急切、反映最突出的问题入手,正抓紧推进规划实施。

  按照“一年有起色、二年见成效、三年上台阶”的扶贫目标,全委上下齐动员,深入村组,深入贫困户家里展开扶贫帮困工作,实施“一题一解”的扶贫策略,取得了较好的成效。

  革命老区平江有着得天独厚的生态、自然资源,我们要发挥省属监管企业的优势开展好与平江的对接工作,积极促成平江与部分省企、央企的洽谈合作,推动革命老区的经济建设。

  来到村里后,来自天津的刘学福知道接下来的三年,面对的将是一场硬仗!

  去年4月,告别仍在襁褓中的孩子,刘学福和队员刘等军来到车田村时,看到的村容让他们感到高兴:这么多洋气的房子,不贫啊!

  然而,高兴劲还没消退,了解情况后,他们才知道这只是表象,压力骤增:全村尚有77户248人或因缺资金、或因缺劳力、或因病残,生活在贫困线以下。

  随着扶贫队进驻,车田村这个偏远落后的大村子,就像春天里吐绿抽芽的树枝,正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。

  记者 胡信锋 盛伟山

  留下发展的基业

  方能斩穷根

  在走访村情民意时,大部分村民希望扶贫工作队多帮村里争取资金、物资,以改善村里的基础设施。可刘学福知道,这样的帮扶,只能是短期的脱贫,“产业扶贫,才能彻底改变一个贫困山村的命运。”

  经过调研和与村支两委共同研究, 并广泛听取村民意见后,确定了以瓜蒌种植、立体养殖作为车田村产业发展、村民脱贫致富的主要项目。车田村黄土资源丰富,年平均气温、日照、降水等都能满足瓜蒌生长的需要。此外,瓜蒌为多年生植物,寿命长达6年,一年投资多年得利,一般第二年即可盈利。平均每年每亩可获稳定纯收益3000余元。

  刘学福说,这个项目是工作队考察了多个产业项目后,结合当地实情才最终确定,为了说服大家,他们白天走村串户,晚上召集村干部、村小组长及党员群众开会,反复宣讲,“估计各种会议至少开了50场。”

  “我们得起带头作用,村干部中有二人入了股。”村支书伍旭光说。不过,毕竟是第一个项目,大家还是怕有风险,观望的多。听说村干部也入股后,很多有余钱的村民也想入股,但入股人数过多,会让贫困户利益受损。刘学福介绍,村里77户贫困户,每户出资一万,这对他们而言,是笔大钱,这笔钱是从扶贫专项资金里掏的,以他们的名义入股,由他们享受分红。

  刘学福坦言,贫困户基本上以老弱病残为主,让他们管理这个项目力不从心。而且要让产业发展更长久,必须要依靠村里能人带动,就算我们走了,产业也还在。

  现代企业制度,是我们国资委的绝活“秋天你们再来,天网般的蔓藤上垂着许多吊瓜,一人多高的瓜架下,养鸡喂鹅,到时我们边观赏吊瓜美景,边吃土鸡。”站在瓜蒌种植基地上,伍旭光给我们描绘着车田村的美好前景。“省国资委给我们村的发展做了远景规划,我们将借助这个合作社平台,发展绿色农业,进一步增加村民收入。”

  引进产业是为了去穷根,而加强管理,则是产业长久之道。作为国有资产“大管家”委派来扶贫的刘学福深知这点。佳源盛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也就应运而生,瓜蒌种植产业就是合作社的第一块试验田。

  “工作队和村委会选择了能人作为合作社的领头人,并有专业种植公司提供全方位技术支持。”伍旭光说,过去为什么扶贫扶不好?一个原因是农民觉得是白给钱,没压力。而这种众人入股的模式,让农民觉得有风险有压力,激发出众人划桨的合力。

  老村主任苏兴兮现在是村里最“富”的人,手里管着近百万的资金。原来,他是合作社会计。

  不过,要从苏兴兮这里拿出钱,可不容易。“2000元以上的开支,必须要理事会集体审核后,理事长审批;1万以上的开支,要社员大会讨论通过后,由理事长例行审批手续。”

  记者发现,车田村这个合作社,组织机构和管理模式都是按照现代企业制度来设立的,不仅有理事会、监事会,工作职责清晰,其议事、资产、生产、财务管理制度,成员盈余返还制度、学习培训制度等一应俱全。

  “之所以制定这么多,就是为了今后我们离开了,只要制度在,也能照章办事,产业也能持续发展。”刘学福笑言。

  不越位不缺位,养猪场放哪大家说了才算

  瓜蒌种下了,但扶贫项目可不能仅靠它。经多方联系,新五丰股份有限公司拟在车田村建一个标准化猪场。经过公司的多次考察,适合建猪场的地址有三处。

  “这几个地方,都是村民自己提出来的。公司和我们中意的是另外一个地方,但开会有村民组提意见,应该放在更合适的地方。”刘学福说,于是,他们又邀请公司再来考察一次,既考虑了企业又顺应了大家意愿。正是这种“不越位不缺位”的原则,让村支部和村委会各项工作更如鱼得水。

  记者

  在现场

  精气神和压力

  夜幕悄悄降临,进入车田村的公路两旁,100盏崭新的LED太阳能节能路灯犹如散落在村野的太阳花,冲破茫茫夜色,静谧而又温暖。

  曾经在湘潭挂职扶贫,此次再次成为车田村扶贫点的联络员,省国资委人事处副调研员吴建军的感悟十分深:此次扶贫,真的不像以前了。以前村民们更多的是伸手要钱要物、缩手看戏看热闹。而一年多后的今天,胆大的村民成了股东,胆小的也一直托人打听还有什么项目和机会。

  村民的精气神变了,但吴建军和“二刘”仍高兴不起来,要脱贫,瓜蒌这一项目远远不够,还需要更多的项目。